夜話

好友知己躺下,在漫漫星空(哪來的星空?!)下聊無邊無際,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尤其是以前有營的時候,通宵達旦的聊得不捨得入睡,然後再漸漸入睡。

好懷念的一種感覺,然後隨著越來越大,越來越忙就少了這些機會:而當有機會時,卻又矛盾地縱容自己沉溺在這種夜話的幸福中慢慢入睡……能夠沉穩的話至入眠,未嘗不是一種滋味?

—更多時候的枕邊人/友人/親人,是只求盡快補眠,別吵。

沒有真兄弟姐妹的那種晚晚同眠夜語的經歷,也是我一個遺憾。所以格外珍惜每一個機會。

感謝生命裡每一個肯在我身邊聽我發牢騷的人。
[失眠夜] (217)

發表留言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