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 : Uncategorized

29.11.2018

29.11.2018

现在刚好有空,开来看看。呃,今年竟然只是放了个四五篇文字。好像有点少。 今天说什么好呢? 最近的工作环境吧。 最近不懂是不是很累的关系,所以工作上的循环逐渐成了夜班一族。经常都是早上9点半起床,吃了早餐后和外甥女玩,然后11点多才去办公室。工作结束回家的时间通常就是半夜12点-半夜2点。 其实不一定是工作到那么迟,有时候主要是要陪公司里的夜猫们。因为这些年轻人全都夜猫族不回家;老板总不能太早回吧。还是要陪的。就尽量多点时间腾出来做工吧。 很久没有搞party了。11/12号来个house Warming 吧。 好想念这种日子。
30岁
分類:

30岁

差不多12月了,30岁的这年又要过去了。时间真的过的很快。 今年我就是在打拼事业,不晓得有没有忽略了很多身边的美好事物。 其实我能力不是很强,没有很出众,可是很好运的我建立了TagBooth这个平台,很多人都认为我很成功。我必须要走下去。 人有悲欢离合,什么时候团队内有人离开我也不晓得,而那时候的我会怎样我也不晓得,不过我尽量记得不让我自己成为以前不想成为的那种人们。 最近时常有一些生意上的伙伴会问我:其实你是如何manage你这样的一个团队的?因为他们都无法发展出一个团队。其实很简单,我就是一个收容所,有需要,找不到方向的人,我一概收留,然后真诚的待人,自然而然他们就会付出最真心给你。一旦他们找到了自己的方向,随时都会离开。 很开心我有这样的一个tagbooth,制造了很多的就业机会。可以帮助到一些junior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今天吉祥陷入示威包围中。哎,果然还是压力山大。3个21岁的小孩们出什么事我不懂如何交代。还好后来顺利离开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 有时候压力大,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“能力”突然消失了,到时候的我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 有时候发现,我已经没有了以前开导人的能力,现在我已经不知道怎样了。    
throwback
分類:

throwback

丢回一个月前: 有一段日子觉得祯很陌生。感觉上我不认识她了。不知道要怎样形容。后来有人问我;是不是她封闭了自己? 可能是潜意识下的行为吧。那段时间无法进入她的世界,有点很茫然,我也不知道该怎样。   还好,最近感觉回来了。 原来这种感觉是那么可怕。
写写吧
分類:

写写吧

今年来被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几时生孩子。其实我自己也没有一个概念。不抗拒吧。如果允许的话,我希望能够在经济能力更好的时候吧。不过我是喜欢小孩的。呵呵。 延伸经济一话题。经济状况并不甚好。主要是因为买了家,今年要搬,然后要装修费用。初步估计80k - 100k。一边赚钱中。 其实一直很感激美尹。在我们的这段关系中,她付出了比我更多的努力来维系。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旦你没了联系很快会消失。可能她也有此顾虑吧。我的时间分配没有分配到很好,所以忽略了很多人。所以谢谢她,弥补了我的那份不足的努力。 其实有时候,不必泰担心。就算很久没有联系,只要一见面就会回来了。我和诗媚基本上就是这样。每次我都会有种安慰: “原来一切还是一样”。所以美尹,其实一切还是一样。 诗媚大概两个月没联系了吧。上星期她去美国旅行量星期,不是很确定。依稀记得差不多是这阶段……所以就去问了。问了几时去美国,然后补上一句:“诗媚,想念你了!” 为人老板压力挺大,打到每晚睡不着觉要看小说玩手游。看似蹉跎时间,实则很重要的解压。顶上了华彬Penang的压力,这还真不是头大。颜祯要兼顾花店要如何让她不再那么压力,也是压力。三十来岁还来加入我共创摄影团队的小虫每个月就等我开工养家,也是压力。员工的福利给的不够好依玲月尾了选择节俭的吃杂饭,是我给的不足,这也是压力……
祯的小事
分類:

祯的小事

昨天忽然想到要写关于小祯。 最近的我不太需要“照顾”她。因为她的身边都有一个男生会帮助她照顾她。也不是一个,一直在轮换嘛。现在终于轮换到我的兄弟了,不晓得会怎样。 她是很好的,他也是很好的。希望会有好结果。 ..................   更新: 最后又告吹了。她还是过不了那个坎 好担心,却无能为力。
Sushi是一只猫
分類:

Sushi是一只猫

    又养宠物了。 这个颜祯命名叫sushi哦。ok啦什么名字都可以的啦。 就心血来潮看见了,然后两个女人就说要养了,就这样。 结果就立刻去main place宠物店买litter box啊,食物啊之类的。 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宠物,还蛮不错的,至少有一点“交流”,会认人。Hamster 和 飞鼠都每天顾着睡觉不会认人~,~   希望sushi长大了过后不要坏蛋啦,要乖乖哦!
求婚那件事

求婚那件事

很多人问我,什么时候才要结婚。我说30岁。30岁离一个21-22岁的小伙子很远;然而一年一年的过,竟然这样就步入了29岁的关卡。以前总是开玩笑着说不如我们结婚吧,而小云总是笑着说我还小,待我长大先。 大概半年前开始有了转变。她开始不排斥我这样的说法了,而且还偶尔露出个女管家的模样,所以我开始想,这是否她已经准备好的征兆呢? 我很重视感觉,如果说求婚是妈妈逼的那不行。要是我不心甘情愿去做,非做不成;可是我自己告诉自己,我的感觉来了,是时候了。正确来说感觉初到是初三,我家年夜聚会后的晚上,我和她称睡时聊心,大家都愿意再改善自己配合对方的需求,那一刻我觉得是时候了。 初四晚上从她家回来后,开始实施计划第一步:打电话给yeeyan,她最要好的朋友。我告诉她,我打算情人节求婚。在这之前,我也同时通知明龙华彬家曜润鸿颜祯david,我要情人节求婚。然后通知她姐姐。 第二步:接下来几天,想办法带她去珠宝店看戒指,看看她喜欢的款式是如何。 第三步:通过她姐姐约她母亲出来见面。在这之前已经表达了意识,只是要在深入聊。她母亲说要接下来多几天安排,结果就安排了星期三。(星期二美尹飞台,一起去送机以及去出席兄弟年宴)。星期三见了面后确定没有反对的声音了,星期五和家曜一起去选钻石镶戒指,然后再多几天就是求婚前一天前往领取戒指,转交给家曜保管,以免露出马脚。 象征永恒的钻戒** 第四步:以情人节庆祝名义,带她去酒店庆祝。同时间还要去帮客人布置场地让他们求婚。这一环是原本求婚计划内没有的,可是忽然又客人要求到,就将计就计,用来减低她的警惕性,觉得今天应该是不会有求婚。 到了酒店后超开心的,因为够大,还有酒店贴心布置气球和心形花瓣。 第五步:在布置场地的时候,悄悄地把酒店房卡交给她姐姐,以在接下来的两小时内进行布置工作。而我们两就前往pavilion晚餐。 大家都在帮忙布置气球  威廉王子帮忙录影,还有从公司拿我们库存的红酒,以及popowah那边买的和送的香槟来。 第六步:通过另外一部电话,和大伙联络,顺便分配工作。 第七步:假装约朋友家曜来我们的酒店聚会,顺道带一些红酒来。然后以此借口报告行踪,通知大伙我们的地点,抵步时间。 第八步:蒙眼带着她进入酒店,然后在摄影和录影陪同下,开始求婚。   第九步:火候差不多,召唤大伙从房间内一起出来,见证之下正式求婚。   那一刹那,我跪下来,然后不知道讲了什么话,总之就是一些心底话,然后就问了她,苏昀芊,你愿意嫁给我吗? 她全程都在哭,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在压抑着自己的内心,我也很想哭。有一个愿意为你喜极而泣的女人,还不好吗? 小祯也在哭。这一路来我们同舟共济走过了那么多,她也见证了我求婚的这一刻。接下来就到我见证她的那一刻了。 就是这样啦! 第一次让我亲那么久,超配合的。哈哈。平时都不给的~   特别鸣谢;David Goh,认识了8年的好朋友,以上美美的照片都是他帮拍的^^
不知道什么title啦

不知道什么title啦

1.最近觉得有些人有点“抗拒”我。 2.一个人去关丹了。做工,临时last minute的。毛遂自荐的来,结果却很孤寂。一路来着的时候下雨天,路上至少见到4-5宗大型车祸,脑海会不自禁联想会不会到我……然后要快快抛开这念头,不然就会吸引不好的东西。一路上连收音机都干脆给关掉了,因为都没电台可以听。仔细想了一下,我好像没有试过一个人出去别的state做工。真的,就这一两年来说每一次不是和小昀就是和美尹妹子去,好像几乎都是这样…… 四个小时的路程出现在我脑海里的几时“孤单,寂寞”。原来这种感觉不好受。 3.诗媚信息来约问我多两个星期后见面。这星期她也回来了,不过在忙。我也忙。到时候会和伟汉一起出来吃个饭。说起来我还没正式和伟汉见过面。然后她再次提起她的婚期,在10/6. 她问:端茶你来不? 来!怎么能不来?那么重要!这是要感动死老子吗!你肯端杯茶给我保证另外送多一样大礼。她妈说不打算请其他亲戚了,所以60座,可能女方就只有几桌,还在想着要请哪一些同学。她说:有些都很久没见了,然后太多桌,也担心没有时间应酬他们答谢。 那有什么紧!我这当哥的当然是要帮忙招待你的同学朋友们了,我又不是不认识XD 这是一生人的一次,我会尽我的最大所能去解决你的所有问题和烦恼。越来越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了。
夜話
分類:

夜話

好友知己躺下,在漫漫星空(哪來的星空?!)下聊無邊無際,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尤其是以前有營的時候,通宵達旦的聊得不捨得入睡,然後再漸漸入睡。 好懷念的一種感覺,然後隨著越來越大,越來越忙就少了這些機會:而當有機會時,卻又矛盾地縱容自己沉溺在這種夜話的幸福中慢慢入睡......能夠沉穩的話至入眠,未嘗不是一種滋味? ---更多時候的枕邊人/友人/親人,是只求盡快補眠,別吵。 沒有真兄弟姐妹的那種晚晚同眠夜語的經歷,也是我一個遺憾。所以格外珍惜每一個機會。 感謝生命裡每一個肯在我身邊聽我發牢騷的人。 [失眠夜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