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文章

分手

分手

这个星期的热门字眼是“分". 连续两个“分”的出现。一个是长跑10年的同届学记,一个是10年过后难得才在一起的学记。 看着阿贱哥分手,其实觉得很惋惜。虽然一向来很少看到淑贞一起出来,可是我们已经把她当成弟妹来看待了。这次只能说是自作孽吧。他来找我求救,可是我不晓得我能够如何帮得上忙;到最后变成了我不晓得应不应该帮了。 帮了他,或许是害了她。很直接,但也的确可能是个事实。贱哥有悔改之心,可是这个悔改之心却不足以抵消10年来的积怨下的决心,离开的决心。我在想,他可能会因此改变自己,成为一个很好的人夫,只是淑贞还是需要背负贺哥说的那种背后的压力。 只能够祝福她。 如果他真的能打动她复合的话,我答应我会成为那个见证人,不停地敲打他不让他重犯一切的错误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阿玮是一个坚强的女生,可是再坚强也是会受伤,也是会哭。对于这个已经不爱她的男人,没有什么好说的。我得知消息后,只能够通知二妹子,让她去问问。 后来我把他给unfriend了,再我的脸书上。和他原本就没有很熟,是最近因为这两人在一起,感觉亲近了……所以就干脆去除了他。 二妹子问我:你知道什么事情咩? 阿玮说其实没谁对谁错。 嗯他也只是错在没有继续坚持下去很果断的不要再欺骗浪费时间。嗯,的确是那样。不过让阿玮哭了的人,那也不会是我的朋友。原谅我这是我很一厢情愿的冲动。求之,而不得的无奈,很心痛。 爱情是那么一种玩意,让人迷离让人痛苦。   *把爱给摘下,留给更适合你的那颗心吧*
小柔啊

小柔啊

三天前见到了小柔。在做这个决定前,深思了不少次,最后还是决定了来见小柔。我承认,这是我的贪心在作怪。有了一个不够。还想要多一个。可是我现在29进30岁,还算有本钱,如果要贪心就趁现在吧。 4个小时多的车程,终于见到了小柔。对这个地方我很陌生,可是已经做了给决定在这里发展多一个分行,那就去做吧。 三天,去了三次JUSCO买东西。新公司/住宿内还有很多东西欠缺,等待去添购。第一晚就那样自己度过了。 第二天,舜斌决定提早一天过来找我,有了个伴。 第三天,开始JB分行后第一场接到的功,然后今天多了个KC。 几天离开后,我的爱人老婆不懂习惯没有。我决定下个星期就回去一趟。想你了宝贝,哈哈我要抱抱。之前我一直没能提起勇气直接开始找小柔计划,直到我下定决心把现有的公司交给她打理,我才放心过来了。公司里还有个宠物sugar,也叫给爱人照顾了,记得不要太凶,毕竟只是个小孩子,慢慢教ok? 这天二妹子主动联系我,问我一切还好吗。我倒是担心她,因为她妈妈身体向来不太好,现在又进院了。虽然我能帮上的不多,可是在她很无助的时候我却要离开这里,总是让我于心有愧。还好,还好,还好,她身边又出现了个绅士男,可以照顾他。她问我绅士男pass吗?其实我也是给他一个pass啦。后来二妹子给了我正面鼓励。这应该是第二次吧,就那信任,其实也是很窝心的。 三妹子终于买了机票回来。就12月尾回来参加我婚宴。有这样的一股心意,真的是很足够了。哈哈。千万不要给我最后一分钟放飞机。最近听她分享她的台湾趣事,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一些朋友去台湾旅行,她整个大马留台代言人似的,好忙。这也是好事,要不断的去和人接触,那才会有机会有新恋情。这点她输楼上很多很多。啊哈。 来了三晚,见了不少人。有第一次见面的event agent 25岁的eric。他果然是年轻有为,我25岁都不晓得还在干什么。很开心认识了他,可能他就是我这里起步的重要贵人。 还有见到两个学记,一个是柔佛学记Max Chua,以前我们都去学会记得吃他包的寿司,结果学会记得关闭了。哎。现在他在柔佛也经营的不错,有机会要再谈谈。 另外一个是伊雯,我看是有10年没见过了。哈啊。 现在是半夜3点钟了。看来是时候去睡了。 发牢骚与记录完毕。
记载学海访问
分類:
標籤: , ,

记载学海访问

  照片可以放大点击看。 大概在新年前,国刚打电话问我两样事情。他说一个是私事,一个是公事。私事是买气球给他的老婆XD 而公事就是要做一个专题关于年轻人创业,所以问我可以没有。 这个机会,荣幸至极。 最后促成了这一次的访问。还给了我两大版彩色版。够面子了。 感恩身边的人一直给予的帮助,才有今天的我。  
求婚那件事

求婚那件事

很多人问我,什么时候才要结婚。我说30岁。30岁离一个21-22岁的小伙子很远;然而一年一年的过,竟然这样就步入了29岁的关卡。以前总是开玩笑着说不如我们结婚吧,而小云总是笑着说我还小,待我长大先。 大概半年前开始有了转变。她开始不排斥我这样的说法了,而且还偶尔露出个女管家的模样,所以我开始想,这是否她已经准备好的征兆呢? 我很重视感觉,如果说求婚是妈妈逼的那不行。要是我不心甘情愿去做,非做不成;可是我自己告诉自己,我的感觉来了,是时候了。正确来说感觉初到是初三,我家年夜聚会后的晚上,我和她称睡时聊心,大家都愿意再改善自己配合对方的需求,那一刻我觉得是时候了。 初四晚上从她家回来后,开始实施计划第一步:打电话给yeeyan,她最要好的朋友。我告诉她,我打算情人节求婚。在这之前,我也同时通知明龙华彬家曜润鸿颜祯david,我要情人节求婚。然后通知她姐姐。 第二步:接下来几天,想办法带她去珠宝店看戒指,看看她喜欢的款式是如何。 第三步:通过她姐姐约她母亲出来见面。在这之前已经表达了意识,只是要在深入聊。她母亲说要接下来多几天安排,结果就安排了星期三。(星期二美尹飞台,一起去送机以及去出席兄弟年宴)。星期三见了面后确定没有反对的声音了,星期五和家曜一起去选钻石镶戒指,然后再多几天就是求婚前一天前往领取戒指,转交给家曜保管,以免露出马脚。 象征永恒的钻戒** 第四步:以情人节庆祝名义,带她去酒店庆祝。同时间还要去帮客人布置场地让他们求婚。这一环是原本求婚计划内没有的,可是忽然又客人要求到,就将计就计,用来减低她的警惕性,觉得今天应该是不会有求婚。 到了酒店后超开心的,因为够大,还有酒店贴心布置气球和心形花瓣。 第五步:在布置场地的时候,悄悄地把酒店房卡交给她姐姐,以在接下来的两小时内进行布置工作。而我们两就前往pavilion晚餐。 大家都在帮忙布置气球  威廉王子帮忙录影,还有从公司拿我们库存的红酒,以及popowah那边买的和送的香槟来。 第六步:通过另外一部电话,和大伙联络,顺便分配工作。 第七步:假装约朋友家曜来我们的酒店聚会,顺道带一些红酒来。然后以此借口报告行踪,通知大伙我们的地点,抵步时间。 第八步:蒙眼带着她进入酒店,然后在摄影和录影陪同下,开始求婚。   第九步:火候差不多,召唤大伙从房间内一起出来,见证之下正式求婚。   那一刹那,我跪下来,然后不知道讲了什么话,总之就是一些心底话,然后就问了她,苏昀芊,你愿意嫁给我吗? 她全程都在哭,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在压抑着自己的内心,我也很想哭。有一个愿意为你喜极而泣的女人,还不好吗? 小祯也在哭。这一路来我们同舟共济走过了那么多,她也见证了我求婚的这一刻。接下来就到我见证她的那一刻了。 就是这样啦! 第一次让我亲那么久,超配合的。哈哈。平时都不给的~   特别鸣谢;David Goh,认识了8年的好朋友,以上美美的照片都是他帮拍的^^
美尹之别

美尹之别

  美尹妹子终于离开了这里。从很久以前开始,她就说了打工两年后要去台湾深造,那个时候其实有点不以为然,甚至觉得打工两年后不会再深造的了。结果她还是去了。 认识美尹是透过学记。其实我对这个脸大概有点印象,可是其实不太能够分得出美韵和她。没关系啦,就学记有这个人就是了。然后某一天,我就去认真的去爬这个学妹的墙了。 都是这个照片的错。 然后看到了她的留言,然后就去看看这个到底是谁啊,结果就成了公司的Part Time。 和她相处了两年多,迅速的从学记的关系,成为了Part Time 上司与下属的身份,再成为好朋友,再到把她看成个妹妹。很多人质疑,我是不是不喜欢昀芊移情别恋了,可是对我而言她的出现,反而让我能够更稳固我现在的这一段感情。 从以前到现在,我都是一个喜欢倾诉的人,尤其是有些心事没办法告诉另一半的时候(另一半就是心事怎么说),得要有个倾诉的朋友。兄弟有,只是兄弟的做事方案都是:来,哥陪你! 我没有妹妹,所以现在的我很爱照顾别人。除了诗媚以外,最让我当成妹妹来疼的就是祯和美尹了。所以我很庆幸,我的另一半给予我这个空间,没有吃醋(或者没有发脾气,愿意接受她成为我的好朋友)。可惜这个难得合拍的妹子走远了,可能以后我只会是个过客。*我不喜欢当个过客* 话说回来,美尹在这两年来其实也成为了我们公司的一份子,在她告诉我她已经确定要去台湾的时候,很想劝阻她挽留她,可是在另一方面我只能选择祝福她陪伴她走完最后一程。我能做的东西不多,就只能够答应她一定会去送机,然后给她一个离别的拥抱。 原本想很有情感的去做这动作,但到最后还没来得及注入那心意,她已离去。希望她能感受到那微弱的心意。 祝福,满满的祝福,以及不舍。 期待你成为一个更棒的人归来!以后男朋友要介绍给我认识,帮你把关! [video width="640" height="352" mp4="http://kimc.com.my/blog/wp-content/uploads/2017/02/WhatsApp-Video-2017-02-13-at-00.36.07.mp4"][/video] (不要天天睡不停咯!!!) (说以上这句忽然想对另外一个说:不要天天急大便咯)
不知道什么title啦

不知道什么title啦

1.最近觉得有些人有点“抗拒”我。 2.一个人去关丹了。做工,临时last minute的。毛遂自荐的来,结果却很孤寂。一路来着的时候下雨天,路上至少见到4-5宗大型车祸,脑海会不自禁联想会不会到我……然后要快快抛开这念头,不然就会吸引不好的东西。一路上连收音机都干脆给关掉了,因为都没电台可以听。仔细想了一下,我好像没有试过一个人出去别的state做工。真的,就这一两年来说每一次不是和小昀就是和美尹妹子去,好像几乎都是这样…… 四个小时的路程出现在我脑海里的几时“孤单,寂寞”。原来这种感觉不好受。 3.诗媚信息来约问我多两个星期后见面。这星期她也回来了,不过在忙。我也忙。到时候会和伟汉一起出来吃个饭。说起来我还没正式和伟汉见过面。然后她再次提起她的婚期,在10/6. 她问:端茶你来不? 来!怎么能不来?那么重要!这是要感动死老子吗!你肯端杯茶给我保证另外送多一样大礼。她妈说不打算请其他亲戚了,所以60座,可能女方就只有几桌,还在想着要请哪一些同学。她说:有些都很久没见了,然后太多桌,也担心没有时间应酬他们答谢。 那有什么紧!我这当哥的当然是要帮忙招待你的同学朋友们了,我又不是不认识XD 这是一生人的一次,我会尽我的最大所能去解决你的所有问题和烦恼。越来越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了。
夜話
分類:

夜話

好友知己躺下,在漫漫星空(哪來的星空?!)下聊無邊無際,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尤其是以前有營的時候,通宵達旦的聊得不捨得入睡,然後再漸漸入睡。 好懷念的一種感覺,然後隨著越來越大,越來越忙就少了這些機會:而當有機會時,卻又矛盾地縱容自己沉溺在這種夜話的幸福中慢慢入睡......能夠沉穩的話至入眠,未嘗不是一種滋味? ---更多時候的枕邊人/友人/親人,是只求盡快補眠,別吵。 沒有真兄弟姐妹的那種晚晚同眠夜語的經歷,也是我一個遺憾。所以格外珍惜每一個機會。 感謝生命裡每一個肯在我身邊聽我發牢騷的人。 [失眠夜]
不要不要
分類:

不要不要

-- 又一个他和她分离了。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感情没有对与错,既然分开了就分开吧。希望早日能够找到配她的那个他。 -- 那个小妹子离开的日子又越来越近了。老实说还真是不舍得这个小妹妹。闯进我的生活圈子里同时又能被接受的人不多,更显难得。就好像诗媚那样一般。缘起缘灭,看来我需要看开点。 12月很恐怖。已经接下的单子已经破纪录再破纪录,而且还有陆续有来的迹象。那是一种既兴奋,又害怕的心情。很想大大声的说出一个更新的目标,说我们再去闯吧! 一个人在办公司做工,立刻进入工作模式,同时带点压力。今天从马六甲回来,其他的同事全都在放假。原本也在犹豫该不该来工作,还是回家休息兼工作,可是到最后还是鬼使神差的来到了办公室。 压力压力。 明明刚刚才从马六甲回来,不是应该轻松点的吗?呵呵。 工作,愉快的工作,让自己享受工作,把兴趣变成自己的工作,都是我常挂在嘴边的话,可是内心却有一点小抗拒…我还能保持愉快的心情去工作吗?尽量。    
Mentakab 车站拍拍
分類:,
標籤:

Mentakab 车站拍拍

再度莅临文德甲这个小镇。这次依然去了TF附近的那档正宗东炎吃午餐,然后乱逛时发现了废弃火车站,就去外拍了。模特儿人选有限,唯有顶着上。伟文小弟弟也想练习拍照,所以就来个当场外拍,现教现学。(不过他的相机还真是烂,需要换了啦)